Home
Please Donate for this campaign


English | தமிழ் | සිංහල | Français | español | हिंदी | বাঙালি | 中國 | русский | اردو | العربية | Deutsch | Kiswahili | Türk | Melayu


1)斯里卡国家不是一个保持种族中立的国家

斯里兰卡国家在多方面都以僧伽罗佛教为多数社区的文化弹头为行为方针。斯里兰卡的政府,不仅对泰米尔人的犯了国际罪行,但也未能在1948年独立以后超过60年的期间内保护他们。

事实上,大部分严重性的罪行都是由国家构架犯下的。

“问责制也需要官方正式认可它在侵犯公民权利的情况下扮演的角色和责任。”联合国秘书长专家小组对斯里兰卡问责的报告(2011年3月31日。

2)斯里卡司法机关不是一个保持种族中立的司法机构:

在所有以往的调查委员会搜索的证据中,斯里兰卡司法机关总在对泰米尔人滥权是服从于政治领导层。 1983年,即使在一个泰米尔族首席法官的当值下1983年对泰米人的大屠害没有任何人被起

“......基于对(司法)系统过去的表现和目前的结构所进行的审查,本小组对司法系统在现今的政治环境发挥正义保持不积极的信心。”联合国秘书长专家小组对斯里兰卡问责的报告(2011年3月31日。

于1958年开始至今,对泰米尔人进行大规模屠杀的正义尚未实现。法院已经证明发挥力不足,历届政府在国际施压下任命的调查无效,在这一关联情况下没有一个肇事者受到惩罚。(国际特赦组织,《二十年的假装:斯里兰卡的调查委员会》2009年6月11日)。

3)目前在斯里卡没有政治意愿来泰米伸张正义

前国防部长Gotabhaya只要他身在斯里兰卡境内,他是安全的。

4)国内2010与和解委会(LLRC没有为泰米尔人伸张正义

“...LLRC是有严重弊病的,它不符合国际标准性的有效的问责机制。”联合国秘书长专家小组对斯里兰卡问责的报告(2011年3月31日)。

当国际知名人士独立集团(IIGEP)于2008年3月辞职时,社会在督国内的参与也以失,(人权观察 - 斯里兰卡:国内滥权和隐藏调查- 10月27日,2009)。

鉴于我们长期对主宰斯里兰卡政治的僧伽罗佛教霸权机构的经验我们对斯里兰卡武装部队成员因他们的任何错误行为而在当地被起诉不抱有信心。 国际监督任何国内机构只会浪费时 (贾夫纳大学教授在2015年2月24日对联合国提交的一份备忘录)。

5)斯里卡的制度更替不会更改制度化司法免罚

尽管总统政权已经交替,泰米尔人身处的政治环境并没有改变。

几位包括丰塞卡军事指挥官在内的前军事人物,目前在政府内担任高级职位。

即使在科伦坡政权交替后,除了紧急法规和军事代理的积极实行之外,所有的条件,特别是防止恐怖主义法案(PTA),仍然存在。

事实上,仍然完好的军事设备和东北的军事化继续延续泰米尔人之间的畏惧,这对他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很深的影响。因此,这是受害者或证人不可能在国内还是综合性法庭内享有真正的独立。


6
)新总统西里塞纳有罪的可能性将不利于一个国内或综合性机制的成立:

西里塞纳总统在战争末期担任代理国防部长,在这期间大批泰米尔人被杀害。

“西里塞纳几乎不可能是泰米尔人的指明灯:他在的战争噩梦般的末期期间担任国防部长。” -经济学人,2015年1月3日。


7
)斯里卡不具有刑法定的争罪,反人罪和种族灭绝罪:

由于挪威没有对某些危害人类罪的法律,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ICIR)不会将Bagarasaga移交挪威,因为以普通罪犯额身份来起诉被告等同于低谷了他的罪行。


8
)在追求正与和平的追求之间只做一个选择是一个错误选择


9
)法律不应该在任何条件之下被否定

“即使在现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种族灭绝的人物一直被跟寻和被起诉。这表明着,世间的期望和反应是 -法律不应该在任何条件之下被否定。”CV Vigneswaran法官 - 北省议会(NPC)首席部长。(NPC一致通过的斯里兰卡国对泰米尔人从事种族灭绝的决议案 - 2015年2月10日)。

我们的结论是,我们强烈敦促联合国把斯里兰卡提交给国际刑事法院,或建立一个类似的有信誉的国际司法机构进行调查,和以对泰米尔人进行的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起诉斯里兰卡国。
谢谢您的关切和及时行动。


 
Copyright © 2015 Transnational Government of Tamil Eelam. All rights reserved.